香蕉视频app污下载无限次免费

  香蕉视频app污下载无限次免费248.

  最终这顿饭总算大家都吃得比较愉快,锦瑟还偶尔会和几人攀谈询问几句,让席间气氛更加和睦。她平日里身为皇族自有一股华贵之气,饶是抒尊降贵也不会让人觉得低了身份,反而让人倍觉亲切和受宠若惊。

  几个少年逐渐地从一开始的紧张变成了最后流露出本该属于他们年龄的纯真,对锦瑟也渐渐地放松了起来,这其实也是她所需要的,否则一路上众人若是都对她显示出不合常理的生疏,迟早要被人看出倪端来。

  饭毕自然该是回去休息的时间,锦瑟迁就他们都是长身体的岁数,之后长途跋涉若是生病也会影响行程,因此很是体贴的宁可第二天再上路。而夏琴和秋弦眼下也看出了锦瑟的文雅温润的性情,知道她和商安春完全不同,是个好说话的性子,便大着胆子请示想要出去逛逛夜市。这里毕竟是京城附近的城镇,大周治下又是太平盛世,但赵寰仍是吩咐他们早日回来,免得误了第二日的行程,锦瑟想了想,为让赵寰安心又特意指派了两个护卫一路随同陪护,让赵寰感激不已。

  等回到了房内,又到了私下和锦瑟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间,赵寰心下不免有些尴尬,但还是依着平日里伺候妻主的规矩习惯,先为她打来热水拿来毛巾净面。锦瑟平日里虽然也是个被人服侍惯了的,但也从来没有因为身份而自觉高人一等。既然已经露出过了真容,且这个赵正君表现的也算是从容,因此对赵寰谢过后,她也就极其自然的揭下了面具擦了擦脸,浑然没有察觉到一旁的赵寰微微侧过脸去不敢直视她的视线,举着水盆的手亦在微微颤抖。

  其实赵寰平日里服侍商安春时还需要倒水来亲自给她洗脚,可对着眼前的绝色少女他却觉得自己如此做几乎算是亵渎,犹豫了片刻便只是问了一声,锦瑟哪里可能答应,摇摇头让他自便,毕竟就算在王府里她也没有让男人替她洗脚或者沐浴的习惯,商家的规矩原本如何她不介意,但看赵寰事事妥帖的安排,她也犹为感激,想了想便从怀里掏出了一些银票给他,赵寰见她如此,心下几乎凉了半截。倒是锦瑟心细如发,生怕他多想地解释道:“早就该给你的,别误会,我并非是要和你生分,只是我一个女人,怎能吃用都让你一个男人承担?再说一路上安置那些亲王府的护卫们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你就算持家有道,也不能总用商家的钱来支应这么一大伙子人吧。再说我看夏琴他们平时里也没有什么开销,难得出来一趟,你们几个人想吃想玩什么也随意些。”见他还在犹豫,干脆直接塞到了他的手里,手指相触时只觉得他瑟缩了一下,以为对方是紧张,又是好言好语地劝道,“好了收下吧,我之后还要靠你处处安排和照顾呢。你若是不肯收,我便不好意思再请你们帮忙千里迢迢去西塘了,以后不必替我省钱,想怎么用就怎么用知道吗?”

  赵寰听她说了这么一大通话,心里方才相信锦瑟并非想用钱财来和他们划清界限,想到她刚才所说的不愿让自己一个男人承担家用,还让他随意花用,哪怕自己其实压根不会动用,心里还是不由地就是一暖。

  看着眼前的女子在他面前毫不遮掩的真容,赵寰哪里不明白这大约也是侧面说明了她对自己的信任。近看之下就见少女的冰肌玉肤几乎可以透出水来,还有她身上隐隐散发而出的沁入心脾的香味,好似混合了荷花清香与月季的迷人,唇边一抹笑颜更是醉人心扉。

  赵寰低下头几乎不敢再看,耳朵慢慢的开始晕染起颜色来,就见红蔓顺着他的脖子与耳根开始往面颊爬去,他捏紧了手中的银票,也没有心思去看上面的数字,只是低声谢道:“妻主实在是见外了。”

  锦瑟干脆开玩笑道:“做妻主的给夫君钱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她这一句话一出赵寰更是一愣,心里某处扑通扑通地跳得飞快,几疑要让人听到。不过第一天罢了,他却悲哀地发现自己早已如死水般的心重新跳跃了起来,陪侍过这样的女子,日后还有什么样的女人可以入眼?他可还会再心甘情愿地去伺候商安春这样的纨绔?想到这里,赵寰的心更是不由自主地轻颤。不过赵寰所不知道的是,堂堂亲王当然不可能缺钱,自然也大方慷慨得厉害。何况眼下是自己求人办事,哪还好意思还让人家花钱,锦瑟这点道理还是明白的。只是她却不知道自己随口的话却给让赵寰陷入了如何的折磨。

  客气地和赵寰道了谢,锦瑟将多余的被毯铺在了地上,赵寰想要上前帮忙,却又被锦瑟和气地拒绝了:“你也早点睡吧,明日还要早起呢。”说着便十分坦然自若地自己整理了起来,朝他笑了一笑,见他还在发怔,干脆开了个玩笑道:“怎么了,我脸上开出花儿来了?”

   清纯学生服萝莉的棚内摄影写真集

  赵寰整张脸腾得一下子烧得要冒烟,但见锦瑟无所谓的态度以及略有些困倦的神色,心里反复安慰自己她应也只是一句戏言,努力地保持镇定,他动作缓慢地上了床。 锦瑟出于自己是个女人应该要照顾男人的原则上,一直静静地看着他躺上床盖上了被子,这才亲自过去起身吹熄了烛火回到被窝。却不料这种在她看来再正常不过的举手之劳更是让赵寰眼眶微湿,心绪复杂。

  结果这一夜,和锦瑟一个房间的赵寰整个人几乎是睁着眼睛直到天明,根本无法入睡。

  而在赵寰这厢满腹挣扎辗转反侧的同时,夏琴和秋弦两人同样挤在一张床上窃窃私语说着知心话。陆尘从来都知道自己和他们不对盘,虽然床很大,以他们三人的少年身形非要挤挤也不难,但他还是主动地不声不响地在地上铺好了小二姐多给的铺垫和被子,躺在地上背对着两人瞌上了眼休息。其实赵寰并非是为了省钱而让三个小侍非要挤在一间房内,而是出门在外总是不便,尤其又都是男子,这夜里有个急事也可以互相照应一下。

  不过如今三人可以住在干净敞亮的上房内,对他们来说已经很满足了。和伺候商安春时不同,以前他们身为小侍,商安春从不会给他们安排什么上房,至多安排一间简陋的下等房,而那陆尘身为商安春最宠爱的玩物,总是能和商安春睡在一张床上以便让她尽兴玩弄,反倒是赵寰这个正君,经常会被商安春打发出来和夏琴他们挤在下等房内,还要时不时地注意商安春的叫唤,半夜起来为她端茶递水或陪怕黑的她去上茅房,甚至她兴致好时半夜还要唤上秋弦过去一起伺候。

  即使后来去了锦王府,商安春眼看着那么多娇媚的王府侍从们天天在自己面前晃过,心猿意马之下却偏偏不敢下口,再加上她被盗匪欺负了一场丢了大脸面,心里也很是不爽快,于是便每天都拿着他们几人撒气发泄,便是陆尘这个以往最受宠的都不知被变着法儿被打骂了多少回。

  也因此这几个男人只要跟随在商安春身边时都往往一脸疲倦,没有一个能休息好的,更别提可以有机会出去逛街玩耍。如今和锦瑟一比,天差地别的待遇便体现出来了。

  “夏琴,我还是有点担心呢……”秋弦安静了片刻,忽然出声,他们两人下午因为抵抗不过疲倦都小睡过几个时辰,出去逛街又玩了一会,眼下兴奋的心情还未平复下来,自然了无睡意,开始小声地议论了起来。

  “等回去小姐身边以后,她必然会生撕了正君,也不会再相信我们的清白了吧。”

  两人都知道这个话里的“小姐”指的是商安春,一时都沉默了片刻。

  “不会的。”夏琴安抚道,“我听恩人承诺过,她们和小姐说过我们是替亲王办事,并不是干见不得人的事,亲王府的人出面作保,小姐不会多想的。”

  秋弦摇摇头:“小姐的性子你不是不知道,她从来多疑,哪里听得进别人的话,只怕日后回去她身边,不会再有好日子过了。”说着长吁短叹起来,十分愁苦。

  夏琴想了想,也跟着有些忧虑:“我想公子心里应该是有成算的,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我都是奴才自然算不得什么,但他和小姐可是正经夫妻,明媒正娶八抬大轿进来的,小姐总不会给他难堪吧,再说正君对小姐一向悉心照顾,予取予求,要什么给什么,家里和铺子里的生意也是靠正君这才打理得妥妥当当的,商家的两位老主人也对正君颇为满意不是吗?”

  秋弦心有余悸地道:“夏琴,你说得好听,若真是这样你为什么当日死活不肯从了小姐?”

  夏琴面上一僵,有种被戳破心事的狼狈,秋弦和他关系亲近,向来是有什么说什么,又道:“你也是知道小姐从来都是个喜新厌旧的性子,最爱新鲜,也幸好你当日抵死不从,否则你有朝一日恐怕也便会和我一样,如今连想嫁个普通小厮过点安稳日子都是奢望了。”

  说着这容貌姣好的白皙少年禁不住地抹起了眼泪,夏琴自然是知道的,秋弦当日被逼着从了商安春后,本来也是说的好好地要给个侍君名分,毕竟他怎么说也是正君的陪嫁,却谁知商安春睡了他以后又嫌弃他的身子不够味,事后连名分都懒得给,平白弄得他如今变成了一个几乎毫无地位的暖床小侍。若非这次来京城,商家的老主人们不想让她路上带太多的男人惹人注目,商安春也不会重新把秋弦拉上床侍寝,可即使如此,她也时常是逼着秋弦和陆尘这个青楼出身的一起伺候她,这过程如何羞辱便是夏琴这个黄花闺男闭着眼睛也能想象得出的。

  陆尘也就算了,秋弦是他一起长大的好兄弟,也是赵家这样的商贾之家出来的,怎么受得了这样屈辱的日子。本来夏琴还庆幸自己姿色平平,入不了商安春的眼,谁料这个女人犹嫌不足,居然莫名地看上了他琢磨着还要尝尝自己的味道,说什么也许看上去没什么的男人脱了衣服到了床上就不一样了之类的调戏话,他一气之下当然死活不从,如此更加触怒了商安春,嚷嚷着总有一日要强上了他,让他跪在自己身前求饶。

  商安春的个性从来都是睚眦必报的,自己就算暂时逃过一劫,日后总还是要回到商家受她蹂/躏。想到这里,夏琴也是有些神色黯然了起来,两人都为自己的未来担心。

  夏琴和秋弦说些什么,陆尘就算不去细听也能猜到,他拢了拢自己的被窝,闭着眼睛心中暗道,也就这些寻常人家长大的少年们还有那么多妄想,试图找一个所谓的好妻主过什么好日子。其实女人还不都是一个样,说不风流花心的无非是袋里的钱不够娶小的罢了。自己唯有趁着年轻貌美时费尽心思,用尽一切手段的讨好妻主,这样才能找准机会生个一女半男的,后半生有个依靠。

  商安春喜欢他其实也不无道理,陆尘虽然是被商安春开的苞,可他在青楼里学到的技术却从没有白费过,在商安春的身上,他可以做到足够的低贱,哪怕是用唇舌舔遍她全身让她尽兴都不会有半点矫情。何况他看似娇弱,但经受过调/教的身体却很懂得如何让一个女人尽兴,只要商安春一刻没有疏解,他便也绝对忍得住以让她达到最顶点。陆尘从一开始就把自己的定位的很清楚,他就是个玩物,只是想让自己过得好一点的玩物。如果最初不是商安春要了他,换成别人,哪怕是个油脑肥肠的老女人,他也会毫无芥蒂地伺候对方,只要最后能让他脱了贱籍不至于被千人骑万人压的命运,让他后半生衣食无忧他也满足了。

  可偏偏命运和他开了个大玩笑,如今他被锦瑟带了出来,虽然他一边有些庆幸自己能暂时躲过最近心情显然不妙的商安春的肆虐,可另一边他想到自己日后的日子,陆尘的心却是直接沉到了谷底。他知道以商安春的小心眼,或许她不会怀疑相貌只是清秀的夏琴会被人玷污,但一定不会再相信自己,毕竟三人之中,自己是唯一最有姿色的,商安春最喜欢以己及人,再多解释也是无用。只怕到时候自己不单是失宠,哪怕再用十八般武艺取悦她,也摆脱不了被玩腻后再转手卖掉的厄运。

  至于和锦瑟求救,他更是想都没有想过,一看玉锦瑟他就知道那个少女那绝非池中之物,陆尘是青楼出身,早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就看她的举止做派和浑身的优雅气度,只怕出身非富即贵,就算她如今年纪还小,又哪里是别人可以肖想的。这夏琴就算还是个清白之身,想要服侍这样的小姐也是痴人说梦,何况是他这种青楼出身的残花败柳。

  陆尘虽然十分懦弱,但是他对自己的未来却一直都想得很透彻,此时睡在地上的他被子将被子蒙上了脸,任凭眼泪慢慢地流了下来。

  天光大亮时,几个男人都各自顶着熊猫眼爬了起来,锦瑟有些疑惑,但想想他们有可能认床或者水土不服等原因,便也体贴的没有出言相询。她倒是休息的不错,甚至起得比谁都早,就为了一个人在院子里练一会武功。令狐源虽然一点没藏拙的选择了一些武功秘籍传授给了她,而锦瑟如今也被伐筋洗髓过的身体和优化重组过的基因条件自然也是习武的绝佳体质,可是仍然需要日复一日的勤奋与积累才能真正有所成就。

  听到身后房门打开的声音,锦瑟顺势收起手中用作长剑的树枝,这也是她和杨过那里特意学来的杨家剑法精髓,毕竟他假扮美姬时当日所演绎的一场“剑舞”也算是技惊八方,锦瑟后来想到时也颇为艳羡,她不过试探着和杨过提了提,后者立即喜滋滋地亲自传授了她几招,还意有所指地暗示自己日后随时可以再单独舞给她一个人看。虽然如今她形似神不似,但是架不住那腰肢柔韧,姿态轻盈,舞动时反倒别有一番韵味。

  赵寰惊鸿一瞥,只看到眼前的少女在风中轻盈翩舞,皎如秋月,胜似春风。他暗自倒抽了口冷气,因为知道她在练武,生怕打扰了她,强自压抑着才保持着平静站在一旁。

  锦瑟看到是赵寰率先打了招呼:“睡得还好吗?早上起来的时候看你的脸色好像很疲惫就没有打扰你,若是你想多睡会儿我们再上路也无妨。”

  赵寰听到她这番体贴的话更是一阵感动,即使他的身体的确都还有些萎靡,但心头的感觉却带着微妙的亢奋,只是因为锦瑟这一句关怀之语,他便异常愉悦。

  “我没事,现在就去为妻主安排早膳,等用过后便可启程。”

  “好!”锦瑟微笑着应道,她的脸上此时正带着面具,但赵寰却能感觉得出她心情颇为不错,欣然两人虽然同住在一个房间,锦瑟丝毫也没有嫌弃他的意思,想到这里转身离开的赵寰禁不住地就是微扬嘴角。不知不觉间,他的情绪已经开始总是轻易地被锦瑟所感染。

  几人用过了早膳便上了路,虽然莫名地觉得几个少年似乎心情有些低落,锦瑟却仍旧并未多问。

  出了城镇没多久便是一片乡间田园的景色,大家仍旧还是坐着同样的马车,速度不紧不慢。

  马车行走在宽旷的官道上,看着两侧郁郁葱葱的田野,呼吸着晨间的清新空气,锦瑟若有所思地看着田里劳作的女人男人和为她们擦汗送饭的侧夫们,感受着清晨的微风拂过脸颊,在这样的情境中,她的心也变得更宁静了一些了。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偶尔出来自由地散散心也挺惬意的,不过随即又想到素衣如今的处境,心情还是禁不住地又低落了几分。

  行了没多久,一阵令得地面震动的马蹄声打破了平静。冲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少年,后面两个中年的女侍从则急急跟随着生怕被落下了,这远远急冲而来的速度丝毫不慢,还没有靠近,有经验的车夫已连忙让道一侧。

  转眼间,三人已到了眼前,看就要挟尘而过时,突然的,那少年一把拉住了手中的缰绳,一阵灰尘扑腾成团后,他缓下了原本疾驰的速度,反而跟着马车行走了几步,狐疑地打量了片刻,待看到拉起的车帘后带着面具的锦瑟后,想到前一日的事,他终是冷哼一声,清喝道:“喂,戴面具的!”

  作者有话要说:

  后面一章要等几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