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浅浅

下载浅浅 “我知道你不喜欢被逼迫,我可以答应你,等你什么时候愿意了,我再和岳将军、和我爸爸说结婚的事情,可以吗?当我知道岳将军希望我们两家联姻的时候,我的心里真的很高兴,我想,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嫁给你,可以好好的爱你了。”

“任初雪,我不喜欢你!”

“没关系,你不喜欢我,我喜欢你够了,只要你不讨厌我,我们可以好好过一辈子的,好像你三弟岳鑫和林夏一样,他们不也是一厢情愿的感情吗?可是只要有一个人不厌倦,有一个人愿意无条件的付出,这够了。”

“任初雪!”

“岳程,在这个世界,不是每一段婚姻都是两情相悦的,有些婚姻虽然不是因为爱情而走在一起,但也一样幸福的活到终老,不是吗?”

眯起眸,岳程冷冷的反驳,“但那不是我。”

——但那不是我。

他这样的一番话,让任初雪再也找不到要说服的理由。

“那你告诉我,如果现在要和你联姻的人是杨乐乔,你会点头吗?”

岳程没这么想过,不过任初雪这么问了,他想了一瞬,似乎……他不想拒绝。

他的沉默,是最好的回答。

“好,我知道了。”任初雪放开了岳程,后退两步,“我不会再逼你了,你走吧。”

清纯美女玉颈锁骨恬静文艺气质写真图片

这里是任初雪的家,岳程本以为是有公事才来的,没想到是被任初雪的父亲给叫来的。

所谓的公事,便是两家联姻的事。

他不会答应,因此走的决绝。

任初雪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拳头,深深吸了口气,语气莫名道:“杨乐乔是吗?如果你死了,算了,如果你没有死的话……我真的很想问问你,你到底喜不喜欢这个男人。”

“我觉得有人在诅咒我!”

乐乔坐在沙发,后背突然泛起一阵刺骨的寒意。

这寒意,足以让她浑身发抖。

“谁会诅咒你?算是诅咒,咱们也不怕。”季沉抱着从她身后抱着她,双手紧紧握着她的双手,低沉问道,“乔乔今天要去哪里,打扮的这么漂亮?”

所谓漂亮,不过是换了个人,换了个装扮,也换了一身风格与她不同的衣服。

“你不知道?”乐乔以为这聪明的男人一看知呢。

“嗯,很想知道,但还是想听你说说。”

“我想去见岳溟。今天去!我想过了,你可以帮我转移岳家的注意力,但我也必须得到岳溟的同意才能进入闲居,不是吗?”

“这么说,今天打扮的这么美,是去见他?”

男人的话语,似乎多了点酸酸的味道。

“我……季沉,我也是没办法,我答应了林夏的。”

“那好,我今日去见岳麟。”季沉严肃道。

“什么?”乐乔闻言,想转过身来看看这男人是不是开玩笑,但他把自己抱的太紧了,她没办法转身,只好努力的把头转过来,“季沉,你是不是开玩笑的?你今天去?”

“嗯,今天去。我已经让明封约好了,只是没想到你今天也去见岳溟,其实这样也好,免得我看到他的时候,想起他对你的心思,我想揍他。”

季沉这话,半真半假。

盯着男人幽暗深邃的眼,乐乔的眼神微微一动,道:“那如果我今天晚没有回来呢?你会不会是生气?”

“不会,我相信你,也相信你可以保护自己。”

他一语双关的回答让乐乔的心里泛起一阵感动,她眨巴一下眼睛,“季少将说的是,我能保护自己,你什么时候出发?”

“下午。”

“那我也下午出发好了。”

下午时分。

闲居门口,乐乔从一辆黑色的迈巴赫里出来。

进入闲居时,没有一个人敢拦着她。

款款的踩着高跟鞋,她好像一只妖娆动人的狐狸精,每一个举动都魅惑无。

“不好意思,迟到了,没生气吧?”

乐乔走进去,看到男人背对着自己,浑身散发的阴郁气息让她的神经紧绷起来。

“为什么会迟到?”

“因为有人跟踪啊,你弟弟的跟踪,还有你们岳家的跟踪,连玲珑苑的人都被我惊到了,这一波波的跟踪,弄得我都快神经疯狂了。”说着,乐乔坐在岳溟的面前,“我想出国。”

“什么?出国?”岳溟的眼神终于动了一下。

“对,出国是我唯一的选择。云江死了,现在岳家和玲珑苑都在找我,我不知道谁是好,谁是坏,我也不知道我手里的东西会不会给我带来杀身之祸,我得离开。”

乐乔一本正经的看着岳溟,见他不说话,她继续道:“岳溟,我知道你可能暂时不能理解我的做法,但你得理解我的处境,不是吗?”

“云江说出杨程显的死是怎么回事了吗?”

乐乔拿出了一份录像,“喏,已经说了,是他和穆阳生一起杀害了杨程显,哦,不对,是杨程显自杀的,只不过……还是被他逼的。”

岳溟没有伸手拿乐乔手里的录像资料,而是目光深深的盯着乐乔,“云江死的时候,你看到了吗?”

乐乔的手心里冒出些许的冷汗,回想到那一幕,她的心里充满了悲哀。

她可以伪装自己的任何情绪和外表,可是……她伪装不了自己的心。

“我……看到了,很决绝的一跳,隔着屏幕,我救不了他。”乐乔的话,沉重无。

“你想救他?为什么?”

面对岳溟咄咄逼人的语气,乐乔道:“我想救他,因为我很同情他,他只是一个被仇恨主宰的可怜人罢了,况且他又不是我的仇人,我没有必要害死他,不是吗?”

岳溟深吸了口气,定定看着乐乔的神色,“看到他自杀,你难过吗?”

他这么一问,早有准备的乐乔便知道这是试探。

眼神努力维持着最初的淡然,乐乔摇着头,故作淡漠的看着他,“这和我……有关系吗?我想救他,和他死了我难过,完全不是一回事。”

“这么说,你不难过?”

“是!我不难过。”乐乔严肃道。

AA2705221